诗词 | 最美人间四月天

发布时间:2017/4/26 14:56:57

季节如斯,草木绿了,花朵绽放了,阳光未至毒辣,冷风不再酷寒。

荒芜与繁盛之间,依稀看到生命的成长与倔强,一切美好都以不偏不倚恰到好处的姿态存在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四月,是阳光轻柔妩媚的季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四月朱樱乍熟,甘露一般清味。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禽嘴夺将来,卸在赤牙盘里。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何似。何似。清净麾尼珠子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—洪希文《如梦令》

天气已经将近四月了,一堆接连而来的晴天,中间隔着几次小雨,把园中各样树木皆重新装扮过了。

各样花草都仿佛正努力从地下拔起,在温暖日头下,守着本分,静静的立着,尽那只谁也看不见的手来铺排,按照秩序发叶开花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—沈从文《春》

四月,是花草鸟儿争抢恩宠的季节

帘卷薰风夏日长。幽庭脉脉橘花香。
闲看稚子引鸳鸯。四月雨凉思御夹。
三吴麦秀欲移秧。不知身在水云乡。

——善住《浣溪沙》

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,嫩嫩的,绿绿的。园子里,田野里,瞧去,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。坐着,躺着,打两个滚,踢几脚球,赛几趟跑,捉几回迷藏。风轻俏俏的,软绵绵的。

桃树,杏树,梨树,你不让我,我不让你,都开满了花赶趟儿。红的像火,粉的像霞,白的像雪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——朱自清《春》

?

四月,是春雨打闹着玩降落伞的季节

四月深涧底,桃花方欲然。
宁知地势下,遂使春风偏。
此意颇堪惜,无言谁为传。
过时君未赏,空媚幽林前。

?

——刘长卿《晚桃》

在烟雾样的春雨里,忽然有一天抬头望窗外,蓦地看见池西畔的一枝树开放着一些淡红的丛花了。

我要说是"丛花";因为是这样的密集,而且又没有半张叶子。无疑地这就是樱花。过了一二天,池畔的一排樱花树都蓓蕾了,首先开花的那一株已经秾艳得像一片云霞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—矛盾《樱花》

?

四月,是穿薄薄衣服春游的季节

轻暑单衣四月天。
重来间屈指,惜流年。
人间何处有神仙。
安排我,花底与尊前。
争道使君贤。
笔端驱万马,驻平川。
长安只在日西边。
空回首,乔木淡疏烟。

?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——李流谦《小重山》

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

到西湖时,微雨。拣定一间房间,凭窗远眺,内湖、孤山、长堤、宝淑塔、游艇、行人,都一一如画。

近窗的树木,雨后特别苍翠,细茸茸绿的可爱。雨细蒙蒙的几乎看不见,只听见草叶上及四陌上浑成一片点滴声。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——林语堂《春日游杭记》

?

四月,是如饥如渴学习的季节

小小芙蕖红半展。
占早争先,不奈腰肢软。
罗袜凌波娇欲颤。向人如诉闺中怨。
把酒与君成眷恋。
约束新荷,四面低歌扇。
不放游人偷眼盼。鸳鸯叶底潜窥见。

?

——李弥逊《蝶恋花》

晨光初露,晓风未起。浓绿的松柏,淡绿的杨柳,大叶的杨树,小叶的槐树,成行并列,相映成趣。

未名湖绿水满盈,不见一条皱纹,宛如一面明镜。还看不到多少人走路,但从绿草湖畔,丁香丛中,杨柳树下,土山高头却传来一阵阵朗诵外语的声音。

倾耳细听,俄语、英语、梵语、阿拉伯语等等,依稀可辨。在很多地方,我只是闻声而不见人。

——季羡林《春满燕园》

?

四月,是佳人粉妆淡抹嬉戏的季节

南京西浦道,四月熟黄梅。
湛湛长江去,冥冥细雨来。
茅茨疏易湿,云雾密难开。
竟日蛟龙喜,盘涡与岸回。

——杜甫《梅雨》

雨是女性,应该最富于感性。雨气空而迷幻,细细嗅嗅,清清爽爽新新,有一点点薄荷的香味,浓的时候,竟发出草和树沐发后特有的淡淡土腥气,也许那竟是蚯蚓蜗牛的腥气吧,毕竟是惊蛰了啊。

也许地上的地下的生命也许古中国层层叠叠的记忆皆蠢蠢而蠕,也许是植物的潜意识和梦吧,那腥气。

——余光中《听听那冷雨》

?

四月,是春末的季节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

——白居易《大林寺桃花》

我爱这迟来的春天。因为这样的春天不是依节气而来的,它是靠着自身顽强的拼争,逐渐摆脱冰雪的桎梏,曲曲折折地接近温暖,苦熬出来的。也就是说,极北的春天,是一点一点化开来的。

它从三月到四月甚至五月,沉着果敢,心无旁骛,直到把冰与雪安葬到泥土深处,然后让它们的精魂,又化作自己根芽萌发的雨露。

——迟子建《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的》

?

?


返回到前一页 ??|?? 关闭窗口??|?? 打印本页?? |?? 收藏此页?? |?? 返回首页